轮回 – Samsara

The basic meaning of ‘samsara’ is that the human life is like a circle. In the author’s opinion, the world also moves cyclically. Things vary but we can always find the similarity between the current one and previous one. In other words, everything seems to eventually return to its original point and then start again. This regularity has existed in human history for thousands of years.

MEH_20140906_5363

Photography: Marwan El Hassan

前几日在家中读书,看到了轮回这个词。

芸芸众生,三世因果,都如车轮一般转动不停,循环不已。

知道轮回是何物,可它在何处?

轮回融于生命,蕴于灵魂。感觉离自己那么近,却无法触摸。如清晨微光映入眼帘,但又转瞬即逝。那是梦吗?可那种温暖却在心中久久环绕,不肯散去。

如果凡物的生命太短,呈现不出你完整的面目。那么滚滚的历史长河,会不会成为你栖息的场所。

轮回,存在于强弱逆转。

昔日始皇奋六世之余烈,致使楚国亡于秦国的虎狼之师,辗转十六载,西楚霸王横空出世,巨鹿一战,二十万秦军献降,百二秦关易主,强秦又为楚所灭。

冒顿单于一代枭雄,统一草原,率领四十万雄兵围困了汉高祖刘邦。七天七夜的白登之围,是汉王朝的梦魇。大汉帝国懂得隐忍,休养生息、文景之治,汉武帝一声怒吼,响彻大地。漠北之战,卫青、霍去病领十万轻骑横扫大漠,匈奴王庭北迁,胡马再不敢南度阴山。

轮回,存在于盛衰无常。

盛唐造就了四夷宾服、万邦来朝的开元盛世,可随后的安史之乱却又使藩镇割据,大一统瞬间支离破碎。

五代乱世,血雨腥风,李从珂哭得帝位却最终自焚殉国,传国玉玺亦自此失踪。

轮回,存在于谋事在人。

官渡之战,四世三公出身的袁绍亲选精兵十万,战马万匹,越过黄河,企图剿灭兵少的曹军。曹操却看出袁绍兵多而指挥不明,将骄而政令不一。从而孟德凭借自己过人的谋略和出色的用人,再加上荀彧、郭嘉等人的尽心辅佐,最终击败袁氏,统一北方。

靖难之役,燕王朱棣以一藩对抗全国,姚广孝出谋划策,力挽狂澜,燕军最终攻入南京城,建文帝流落民间。

轮回,存在于无数次功亏一篑,得而复失,但最终失而复得。

汉末三国时期,刘备四处投奔,屡战屡败。入主徐州却很快痛失徐州,得到荆州却又难以持久。但最终,皇叔得到了属于自己的益州,并建国称帝。

河东节度使石敬瑭无耻屈身儿皇帝,勾结契丹,割让幽云十六州,自此埋下无穷后患。后周世宗柴荣苦心经营,隐隐有了恢复一统的希望,可惜造化弄人,攻取幽州前出师未捷身先死。宋太宗野心勃勃,率军北上至幽州城下,却遭高粱河惨败,自己身中两箭,乘驴车狼狈逃回南方。宣和年间,童贯领军再次伐辽,郭药师使计一度攻进幽州城内,可惜宋兵军纪紊乱又骄傲自满,再次一败涂地。北宋依据海上之盟,用钱从金人手中买回幽州,却不知已大难临头,最终亡国。光年流转,明太祖朱元璋励精图治,遣大将徐达、常遇春击溃腐朽的北元,元顺帝逃回蒙古草原,丢失了四百年的幽云十六州最终回归中原王朝。

   轮回,生死相续,无有止息。

   我们欣赏轮回,欣赏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般强盛的再现;我们忧虑轮回,忧虑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式残酷的重演。

   自己很喜欢读刘禹锡的作品,它用如诗如画的文笔写出了大气磅礴的心境。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句话也许就是对轮回最好的理解。

轮回是沧海桑田的变迁,我们无法阻挡沧海与桑田间的交替变换,但我们能感知节点的临近。

人们能否跳出轮回,寻求解脱?

我恐怕也不能回答。

一盏台灯,一杯清茶,一卷史书。在悟出轮回、涅槃重生之前,好好珍惜当下吧。轮回也是一种修行。

一家之言,只为抛砖引玉。

Comments

Powered by Facebook Comments